Asita

我真的没开车,lof爸爸别再吞了

世界上最好的队长

#喻黄
#黄少天视角
#写给我喻。
#他是世界上最好的喻。
——————

第一次看见喻文州的时候,我记得是一次训练刚结束。那时候我在训练营里,稳居第一的考核成绩让我成了焦点。我被围在喧闹的人群中心,我也享受在其中。无意间我透过他们的缝隙看到他,所有人都离开了自己的座位闹腾,只有他在那个角落里,专心地看着屏幕摁着键盘。

我随口朝旁边的人问了一句:“那边的人是谁啊,怎么还在那练习。”

他看了看。“他啊,喻文州,总是踩着及格线留下来的家伙,手速还慢,估计再没几轮他就给刷下去了。”

哦,喻文州,一个成绩垫底的吊车尾。我这么想着。

后来也有几次听别人说过他,大概都是些觉得他很快就会被刷退的评价,然而他就是带着不带期望的评价,倔强地踩着边缘向前走,走过冬,走过春,走过比他更有希望却最终落寞的人,走过对他奇迹一样的胜利诧异的人。

正式宣布魏老大退役的那天,我和喻文州大吵了一架,与其说吵架,其实只是我一个人在吵,他一言不发地站在我面前,任由我对他言词尖锐地吵。他只是微低着头,但身脊是挺直的,像极了那时,他说谢谢前辈指教的样子。

我气极了,对着他大声喊:“如果不是你,魏老大说不定就能坚持着再打几年,这样我就能和他一起带着蓝雨赢下冠军!”

他终于说话了:“那以后,我带你拿冠军。”

我一怔,不知道该说什么,该笑他狂妄自信过头大言不惭,还是质问他凭什么。

我只问了他,“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他说。“我知道,而且很清楚。”他抬起头对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看到了他眼里的坚定。“我喻文州,保证会带着黄少天,带着蓝雨,拿到职业联赛冠军。”

我不知道为什么,气消了大半。我哼了一声,撇开头语气还是带着些不屑:“明明就是天哥带着你个吊车尾拿冠军,你就等着看我在联赛里大杀四方,拿了冠军然后气死老鬼!”

“好。”他点头应了声,刚刚一直毫无波澜的脸上笑了。

后来的日子,我和他被作为蓝雨的双核训练培养。我们搬在了一个宿舍,虽然没说出口,但都看得出来对方的决心,每天都跟个疯子一样训练,恨不得休息时间都全投进训练里。

方队不让我们加练,我和喻文州就趁晚上方队查完宿舍偷偷翻墙出去。这还是喻文州自己想偷偷出去被我捉到的,不得不说他那会估计还是个惯犯,翻墙跟猴子一样窜的就上去了,我一开始老半天都跳不上去。

大晚上除了那些夜宵烧烤摊以外都没什么人,我说吃完东西才有精力熬夜,拖着喻文州天天打包虾饺炒粉烤丸子,带着一阵夜宵的香味去网吧,喻文州总是背着个小背包,里面全是一堆不同职业的账号卡和笔记本,我在旁边,没有训练用的软件就随便拿喻文州那堆账号卡里剑客号在竞技场里打架。

时间一长,总有翻车的时候,方队鼻子可真灵,还能闻出我身上的烤串味。喻文州站我旁边一块挨训,听见我嘀咕,很无奈又带着嫌弃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特别小声地比比:“是你自己味道太重了,我也能闻到。”

气!

当然,我们对此态度都非常默契,诚恳认错,坚决不改!

一直到了第四赛季出道吧,本以为会轻松一点了,但事实是职业联赛远比想象中的更残酷。喻文州原定的战术跟不上比赛里的事态变化,手速也是缺陷,布局变化根本跟不上,有段时间甚至连续落败好几场,在那段时间里,他也成了舆论中心,就像当初在训练营里,没人看好他。新闻发布会里我坐他旁边,看他把尖锐的问题一个一个地回答,脊梁依旧是挺直的。后来我站起来强硬地抢过话题,其实也就是把那群记者通通怼了一顿,有理有据让人信服(个屁)。

那晚上,我拉他去了珠江。他靠在河堤栏杆上,跟我说谢谢。风有点大,吹得他衣角翻飞,但是吹不动他身形。

他还说,“其实今天你不用站出来帮我说话,错的也确实是我。”

我说,“谁帮你了,我只是看那群胡说八道的记者不爽而已。”

他没回答我,只是静静地看着江面,我受不住冷清,自顾自的在旁边说了一大堆。我看他眼睛,看见了从没出现在他眼里的茫然,毫无方向。

我突然就生了一股火气,抓着他肩膀跟他说:“喻文州!我管你什么错的对的,你就给我按着自己的路去走,有人质疑你我就他妈去骂到他说你是对的,你说过要给我拿冠军的,我警告你,要是拿不到冠军我跟你没完!”

说完我就转身走了。

出道后我们还住一块,那天晚上他很晚都没有回来,我想了想,去了趟训练室,果然看见他在那对着屏幕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我撇撇嘴,偷偷出去抱了一堆虾饺推开训练室的门在他旁边坐下,大大咧咧地凑到他那边跟他一块儿看。

他用掉的笔记本越来越多,蓝雨的胜率也渐渐地好起来,喻文州的战术也成型了,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可。他终于能身披光芒站在舞台上,被人期待,被人厚爱。

第六赛季是,荣耀在我屏幕上弹出来的时候,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我们,赢了?

我走出选手席,我听见响彻的欢呼声,喻文州在前面冲我笑。

我问他:“我们赢了?”

他说:“嗯。”

“我们是冠军?”

“嗯。”

我伸手抱住了他,抱得紧紧的,脸埋在他肩膀,不住地说,赢了,我们赢了,看见没,蓝雨是冠军,我们是冠军。

那天晚上,我完全睡不着,兴奋,高兴各种心情夹杂在一起,我起了床,和同样没睡着的喻文州默契地对视了一眼,突然笑倒在床上。

我们又像以前一样,在大晚上偷溜出去。我们去了烧烤摊,烤串加可乐吃了个爽,喻文州还点了BBQ烤翅,两个人都被辣到眼泪都出来了。回俱乐部的路上,我突然没头没尾地说了句,队长我还想拿冠军。

好。

我还想拿好多个冠军。

好。

到了第八赛季的时候,蓝雨已经强势地领跑,势不可挡地在前面一路地冲向冠军。就在几乎所有人都以为蓝雨会拿下第二个冠军的时候,我们输给了轮回,而且是荣耀有史以来决赛里输得最快的。

新闻发布会上,我一句话都不想说,我也不知道我该说什么。发布会结束喻文州跟我一块走在选手通道上,我突然拉住他一把抱住,在他肩膀第一次放肆地让眼泪流出来。

我说我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好多句不甘心一直在说出来,可是我知道我再怎么不甘,结果也不会变。

喻文州拍着我的后背安慰我,说是他没想到轮回会这么强硬,是他没有收集好数据,没察觉出轮回的变化。

我说:“我好累。”

他说;“那你要休息了吗。”

“我不,我还没拿到第二个冠军。”

“会拿到的,我保证。”

然后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这一句“我保证”让我脑子一冲动吧。

我亲了他。

嗯,揪着衣领子摁着他脑袋吻他。

等我反应过来,我一句话都没说就扔下他跑了。

回去以后我们两个人都默契地没提起这件事,还是像以前,该训练就训练。

第十赛季季后赛的时候,我们被叶修带的一个新队断了拿冠军的路。发布会上喻文州又成了记者们针对的中心,我看他由着那群根本什么都不懂的记者胡乱质疑,想站起来却却被他偷偷按住。他转头看了我一眼,让我有种回到了刚出道时候的感觉。他跟那时一样,挺直了脊梁,又跟那时不一样,他将那些问题,通通反驳。

结束以后,他和我一起走在俱乐部回宿舍的小路,他跟我说:“抱歉,又没拿到冠军。”

我一听他说抱歉我就气,我说:“下赛季再拿不到冠军我就退役回老家卖红薯,气死你。”

他就笑了:“好啊,你去卖的话我就天天去你那买。”

我给他翻了个白眼转身大步走开,“好了,现在我被你气死了。”

他小跑追上来拉住我,我回头就听见他说,少天,我喜欢你。

我一愣,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问他,“你认真的吗。”

“嗯。”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我想了两年,甚至可能更久,我很清楚。”

我甩开他的手跑了。

跑了没两步我回头看他,看见他站在那里,没有路灯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看他这样子就觉得气,喻文州你气死我得了。

我就隔着这距离朝他大声喊:“喻文州!下赛季蓝雨拿到冠军我们就去领证,拿不到你就跟我回家卖红薯算了!!”

他一个踉跄,然后追上来了。

他跟我说。

好。





冷个战都清新脱俗。

喻文州和黄少天冷战了。

黄少天心里憋着一股气,又不想跟喻文州说话。

所以黄少天点开喻文州的聊天小窗,一口气刷了99+的表情包。

喻文州也气,99+的消息看都不看一眼,手指一拖把99+的小红圈给消了。

又噼里啪啦地摁了句“我爱你”发过去。



不行啊,还是气,得把少天抓过来上一顿才解气。喻文州心里这么想着。

关于喻黄的旅行青蛙二三


#喻黄
#失踪选手突然上线
————————

1,
不得不说旅行青蛙这个佛系游戏是真的毒,连黄少天这种看起来就不像很佛的人都在午餐时间抱着个手机拉着喻文州非要跟他讨论自己的青蛙叫什么名字好。

“队长你说取什么名字好啊,我跟你说名字可是很重要的不能随便来。诶你觉得叫喻文州怎么样,不对感觉太生疏了,文州?队长?喻喻文文州州?不对啊感觉好别扭,队长队长队长——”黄少天一个劲地往喻文州身上凑,手机屏幕在喻文州眼前晃得眼花。

喻文州忙着在黄少天的骚扰下夹菜,还分心在他话里提取了个不算重点的重点:“为什么要从我名字里取……”

黄少天一听,像是急了,一个大巴掌拍桌子上然后指着手机屏幕里的小青蛙一脸严肃:“这个青蛙以后就像我们的崽了!当然要从我们名字里取啊!”

“为什么要认一只青蛙作儿子…而且明明就只取了我的名字。”

喻文州小声比比。

“队长不要在意细节嘛!说正事说正事,到底取什么名字啊队长你出个主意呗。”

“喻老公。”

喻文州淡定地吐了三个字出来,撂下筷子咽下一口饭菜后趁着黄少天愣神的一会儿拿过手机,淡定地在名字框里输入了三个字,确认,然后放回黄少天手里,脸不红心不跳深藏功与名。

“……喻文州我们的爱情破裂了。”

敲锣打鼓祝贺黄少天企图坑蒙拐骗套路喻文州不成反被操。

2.
“所以,小卢他们玩这个也就算了,郑轩玩也不奇怪,怎么你也开始养青蛙了。”

喻文州成功在黄少天的骚扰下渡劫,哦不对是吃完了午饭,开始把注意力放回了游戏上。

“啊你没有觉得小青蛙很可爱吗!”

喻文州认认真真地看了几秒屏幕里的青蛙:“……我只觉得他好绿。”

“……好吧他确实挺绿的。等等队长你可以养一个然后取名叫王杰希啊!怎么样,王大眼也可以啊!”黄少天一拍喻文州的大腿大声比比。

喻文州一边揉着自己有点疼的大腿想了想:“我觉得很ok。”

“这游戏在哪下?”

3.
黄少天突然想到了什么,扭头过去问喻文州:“不对,要是你因为青蛙太可爱了,喜欢上了青蛙王给嘿怎么办!那我地位岂不是不保!”

“没,我没取名叫王杰希。”

“为什么啊。”

“我想了想,这不太好。”喻文州低头做着新手指引说。

“怎么不好了,你看这个青蛙绿得这么像王杰希!”

喻文州顿了顿,抬起脸一本正经。

“太便宜他了,青蛙都比他双眼对称。”

4.
下午训练结束,黄少天惯例掏出手机在屏幕划拉收草,顺带跟喻文州感叹这呱儿子出去大半天了还不回家,而且毛都没寄回来。

喻文州默着个脸打开界面,指头像泄愤一样戳着那只在吃东西的青蛙:“为什么我的青蛙老是不出去。”

“他都吃一下午了。”喻文州有些郁闷地嘀嘀咕咕。

“是不是你没给他收拾行李啊。

“我收拾了。”

“那就是因为队长你太帅了,呱呱不想出去,这个佛系游戏嘛,一切随缘,随缘。”

然而直到晚上复盘结束,喻文州一脸沉重地打开手机,然后一脸绝望地收草。

“他还没出去,都待一天了,他想干嘛。”

“这样坐着能有女朋友吗。”

“崽,阿爸对你猴失望啊。”

“都说了看你帅呗说不定在那偷偷给你写情书呢。”黄少天把手搭上喻文州肩膀低头凑过去瞅。

“这游戏能氪金吗。”

喻文州突然发问。

黄少天一哑:“队长你……”

5.
喻文州在外人眼里一直是一条锦鲤一般的存在,一个游戏在他手里没两天sr就全亮了,再过几天ssr也全亮完了。

想当初,一大片的粉丝跪倒在喻文州的图鉴po下争着吸欧气,堪比周泽楷微博下求cao粉的女友粉。

只有黄少天知道。

有的人游戏图鉴里看着光鲜亮丽,其实暗地里氪得连内裤都买不起。

哦喻文州还是买得起内裤的。

好歹人家男朋友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不是?

6.
“队长你不会连这种佛系游戏都想氪金吧…不过这种单机游戏应该是不能氪得。等等队长你不会因为这种游戏不能氪而嫌弃他吧!好歹那是你的崽啊!”

黄少天跳起来抢过喻文州的手机抱在怀里宛如护崽的老母鸡。

喻文州叹了口气:“不会嫌弃,不过不能氪金倒是可惜了。”

黄少天:……

“对了,三叶草怎么获得,只能收割吗。”

“是啊。等等!”黄少天一个激灵,神色复杂地看着喻文州,说话也吞吞吐吐。“好像……三叶草…是可以氪得……”

“好吧。”

黄少天放弃拦着喻文州不让他氪了。

“你去氪三叶草买高级装备好了。”

7.
然而好像并没有什么卵用。

喻文州看了看已经装满了高级装备的行李。又看了看在床上看书的呱。

喻文州陷入了沉思。

刚好黄少天又扑过来哭诉自家呱崽一天了还没回来。

喻文州:佛系游戏,随缘,随缘。

“队长我的呱崽两天没回来了连照片都没有!”

“队长我的呱崽三天了!毛都没寄回来是不是被吃了啊还是迷路了啊。”

“队长四天了!!!我的呱崽整整四天都没消息了怎么办啊!”

你问我怎么办我怎么知道。

喻文州式冷漠。

喻文州低头看了自己那个至今连门都不肯出的瓜皮儿子,又看了看黄少天。

喻文州陷入了绝望。

喻文州:旅行青蛙,卸载!






喻黄。元旦贺文。


#失踪写手。…
#写得很赶感觉不是很好。…
#几百年没写过喻黄了…
——————————

黄少天也不知道从哪里听说来的元旦烟火晚会,非要拖着喻文州去看,一路兴致高涨地到了场地,却被人挤人前脚跟踩脚跟的场面吓得咋了舌,最后只能退到附近的小公园里看远景。

小公园里人也不少,但起码还是能有活动的余地,可黄少天不满意,愣是要一拖二拽地带着喻文州去爬公园里的小高坡。可能是因为人们都懒得爬吧,小高坡上人也就那么一两个,灯都是安静的昏黄。

喻文州走得没黄少天快,在后面不急不慢地走着,前面的黄少天转过身朝喻文州伸手,想拉他一下,身后却突然一片白光亮起,掩盖了昏黄,紧接着各式的烟火在他背后的天空上接连绽开。



喻文州恍了恍神。

他看见一人灿若天上花火,看见他的万丈光影阑珊。





“队长你看啊!看见没,我去那个烟花还会变色的哈哈哈哈哈,队长你看这个蓝色的,有没有感觉它像蓝色的雨啊,蓝色的雨蓝雨哈哈哈哈哈哈,旁边还有个微草绿!那边还有红的就叫他兴欣吧,我跟你说刚刚我们蓝雨蹦的最高!肯定是在说我们蓝雨今年是冠军对吧对吧!队长你刚刚有没有看见啊!”

“我看见了,少天。”

黄少天整个人都靠在栏杆上,身子还不断往外探,似乎是觉得这样能碰得到它们。喻文州习惯性地伸了手过去拦了下,虽然黄少天并不至于翻出了栏杆。






“队长。”

黄少天突然扭过头来看着喻文州,眸子里还印着天空上烟火的光亮,明明灭灭。他把眉眼笑开,让繁星落在他的眼眶里跳跃。

“我觉得,烟花挺好看的,我们明年还一起来看吧。”

喻文州愣了下神,随即把手覆在他的手上,五指伸进指缝间隙扣紧,点了点头。

“好。”

“以后的每一年都一起来看吧。”

“好。”

——————
这世界灿烂烟火,因你而分明。

关于秋葵的二三事


#喻黄
#偷偷摸摸更篇喻黄。平安夜还是圣诞贺文管他呢嘿嘿。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
1.黄少天不喜欢吃秋葵。

这是联盟中人人都知道的事。


2.黄少天和喻文州是一对恩爱的给佬。

这也是联盟中人人都知道的事。


3.喻文州很宠黄少天。

这还是联盟中人人都知道的事。

虽然联盟众人并不是很想知道。

呵,基佬。


4.喻文州性格其实很恶劣。

这是只有黄少天才知道的事。


5.当你一哭二闹三上吊成功向队长要到了可以不吃秋葵的特权时。

队长会告诉你这个世界不只有秋葵。


6.还有秋葵干秋葵味薯片脆秋葵炸秋葵秋葵味饼干。


7.黄少天看着手机里队长发过来的一张手里拿着秋葵味饼干的照片陷入沉思。


8.队长你是不是不爱我了明知道我讨厌秋葵还给我发这个一次就算了这是第几次了队长你说!!虽然我知道你不会逼我吃的但是看多了看久了也会有心里阴影的你知道吗!我幼小的玻璃心又pia叽的一声碎了!碎了!!听到了没!pia叽噼里啪啦地碎了!


9.少天又炸毛了,真可爱。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发过来的消息,好心情地笑了,抬手把手里的秋葵味饼干放回货架上。

10.少天逗逗就好了嘛,怎么能让他吃不喜欢吃的东西呢对吧。

喻.宠妻max.文州。

反正打死也不会日更估计没人记得了的百日周喻


#偷偷更新
#好像是day9了
前篇整合戳tag
————————————
念着这些天气温降得快,比较冷,喻文州热了杯奶茶放周泽楷手心里暖着。

拿小毯子把自己裹成球的周泽楷双手抱着杯子,乖乖巧巧地低头抿了一口,咂咂舌随即
毫不掩饰地皱起了眉梢。

“巧克力味的。”周泽楷抿直了唇线往下弯苦起了脸,抬头两眼委委屈屈地看着喻文州。

“不甜,不喜欢。”

喻文州抬手拍了两下人脑袋瓜当哄哄。

“只有巧克力味的了,乖,下次。”

周泽楷没说话,低下头像是想了些什么,收起苦瓜脸伸手把奶茶凑到喻文州唇边。喻文州也不知道周泽楷想干什么,但还是一贯地依了他凑过去浅浅地尝了口。

还没来得及下咽,喻文州就毫无防备地被周泽楷抓着衣领子拉下身来吻。

软舌直闯进去,卷着奶茶带过来细细地尝。懂了周泽楷小动作的喻文州有些想笑,熟练地调整呼吸节奏由着他在口腔里闹。

直到奶茶都吮没了还要在里面纠缠一番才心满意足退出去的周泽楷歪着头去瞅喻文州,眸子里泛开小计谋得手后的笑意。

喻文州拿他办法,好气又好笑地捏捏他鼻尖问他。“甜了没?”

“甜了。”

周泽楷眯起眼满意地点点头,顿了下又急着接了句。

“下次草莓味。”

“好好,下次给你热草莓味的。”

#喻王
#两位队长满五岁了吗。
——————

b市下了大雪,铺天盖地,到处都裹了厚厚的一层,一片白茫茫,足够震撼了喻文州一个南方人没见过大雪过后的小心灵。

身为一个称职的一直对打雪仗抱有美好幻想的南方人,喻文州兴致勃勃地裹了围巾拉上王杰希下了楼下小区的空地,找了个不显眼的角落就地蹲了下来捣鼓。

王杰希自然是看惯了大雪的,不急不慢地在后面跟。

“文州你在干什么?”

“搓雪球准备打雪仗啊。”

喻文州头也不回地应了声继续专心着手上的工作。

王杰希弯腰凑过去,看着喻文州脚旁几个搓好的巴掌大的雪球,沉吟了半晌。

“我们这边打雪仗不是这样的。”

“那是什么样的?”

“……你等我一会。”

喻文州也没多在意,继续在原地低头搓着雪球。










然后王杰希提了个桶回来,满满一桶雪。

对着蹲地上的喻文州倾头一倒,从头浇到尾。

然后丢下桶,面无表情地走开。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被砸了一身冰冷的雪依然很有风度的喻文州很有风度地站了起来,很有风度地拍开了身上的雪然后很有风度地开口了。

“王杰希,操你妈。”

像我这么透明的人,打死不会超过30的,我很美滋滋。

我爱隐姓埋名的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事了浮生去,深藏功与名,笑看年度戏,做最大赢家。

??要定时间!明天24点前!前!

!截止啦!128热度!写完打卡!